金巴黎彩票怎么样|广西彩票手机客户端

在微信上關注

當代廣西

【愛國情 奮斗者】走進湘江戰役紀念館 聆聽英雄烈士的故事

2019-04-15 15:29:14

作者:興安縣湘江戰役紀念館

來源:《當代廣西》2019年第7期

  湘江戰役是中央紅軍突圍以來最壯烈、最關鍵的一仗,紅軍戰士浴血奮戰,終于撕開了敵人重兵設防的封鎖線,粉碎了敵人圍殲紅軍于湘江以東的企圖。突破封鎖的代價是慘烈的,渡過湘江后,紅軍由出發時的8.6萬人銳減到3萬余人。

  英雄長眠,丹心千古。在清明節來臨之際,讓我們一起走進桂林市興安縣湘江戰役紀念館,聆聽革命先烈們的英雄事跡,緬懷為新中國成立流血犧牲的紅軍將士,弘揚偉大的長征精神,為建設壯美廣西、共圓復興夢想奮勇前進!

11_31428.jpg

  陳樹湘烈士塑像。興安縣湘江戰役紀念館 供圖


陳樹湘:絕不做敵人俘虜

  在湘江戰役眾多紅軍指揮員里,有這么一位傳奇人物,他從一個農民當上了紅軍師長;他以英勇善戰馳騁于戰場;他怒視敵人,受傷后親手絞斷自己的腸子犧牲在敵人的擔架上……這位錚錚硬漢,就是在湘江戰役中犧牲的紅軍師長——陳樹湘。

  桂林市興安縣湘江戰役烈士紀念公園里的湘江戰役紀念館,陳列著34師師長陳樹湘的塑像,他表情剛毅、目光堅定。瞻仰塑像的人們都會為他的犧牲感到惋惜,更為他犧牲的方式震撼、動容。陳樹湘的壯舉,彰顯了紅軍將士非凡的意志與勇氣,更將人們帶入那場慘烈悲壯的戰役之中。

  1934年12月初,湘江戰役的炮火依然持續,負責全軍后衛的34師被敵人前堵后截,孤軍奮戰在湘江以東。當師長陳樹湘最后一次集合戰士清點人數時,僅存的一個連長向他報告:我們現在還有53人,15人輕傷,7人重傷,槍支有余,然而子彈只有103發。陳樹湘聽到這里,半天沒有做聲。這位連長又說:“師長,趁現在還有一點兵力,我們掩護您突圍出去吧!”戰士們齊聲喊道:“師長,哪怕我們只剩下一個人,也要保護您沖出去。”陳樹湘終于回答道:“同志們,我們現在已經沒有師長、戰士之分了,我們要并肩作戰,誓為蘇維埃新中國流盡最后一滴血。”

  一個晚上,陳樹湘的腹部不幸被子彈打穿。昏迷中,他被敵人裝進竹籠抬著去邀功請賞,在坎坷崎嶇的山路上一陣顛簸之后,來到距離被俘虜地14公里的麒麟廟。冬季的桂北,寒風凜冽,天空一片深不可測的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半夜,駐扎在廟里的敵軍士兵沉靜下來。此時,腹部的傷痛和對戰友們的無限掛念讓陳樹湘輾轉難眠。

  34師,是陳樹湘和其他幾位主要指戰員一手帶出來的,這是一支特別能作戰的隊伍。撤離蘇區以來,34師一直擔負著全軍后衛的任務,跟在紅軍主力的最后面,時時處于最危險的境地,陳樹湘早已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決不當敵人的俘虜!他環顧四周,趁敵人無暇顧及的間隙,用盡全身的力氣,將手從傷口伸進腹腔,用力扯出自己的腸子用力絞斷,壯烈犧牲在敵人的擔架上,實現了“誓為蘇維埃新中國流盡最后一滴血”的誓言。陳樹湘犧牲后,他的頭顱被敵人殘忍地割了下來,懸掛在故鄉的城門上,而城門正對著的就是他的家,家中是他年邁的母親和新婚離別多年的妻子。從1927年秋收起義到1934年,陳樹湘和親人一別就是7年。 

  犧牲那一年,陳樹湘29歲。

黃冕昌:誓死掩護中央縱隊安全渡江

  黃冕昌,河池市鳳山縣鳳凰區巴追村(今屬大化瑤族自治縣)人。1925年開始從事農民運動,任農民自衛隊大隊長;1929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并參加百色起義,任紅七軍第三縱隊第一營第二連連長;1930年11月,隨紅七軍主力北上,先后任紅二十師五十八團連長、營長、團長;1931年4月,到達湘贛蘇區,隨即投入蘇區第二次反“圍剿”作戰,同年7月到中央革命根據地,被選送到中央紅軍學校學習,結業后,任紅三軍團第五師十四團團長。

  由于受王明“左”傾錯誤路線的影響,中央紅軍奮戰一年,未能打破敵人的第五次“圍剿”。1934年10月19日,中革軍委下令突圍。為了掩護中央縱隊渡過湘江,勝利突圍,11月底,中央紅軍作出了兵分四路、強渡湘江的指令,軍團部命令黃冕昌所在部隊紅五師火速趕往新圩形成左翼防線阻擊,在排埠江、楓樹腳一帶與桂系第24師覃連芳、第44師王瓚斌的兩個師六個團展開了激戰。白崇禧部隊裝備精良,兵力十倍于紅軍。瘋狂的敵人突破了紅軍的第一、二道防線,但中央縱隊還沒有安全渡過湘江。追兵在后,湘水在前,情況十分危急。面對嚴峻的局勢,黃冕昌心里十分焦急。怎么辦?中央縱隊什么時候能渡江?紅五師能撐到最后嗎?面對眼前的困境,黃冕昌產生了無數個為什么。但,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也要同敵人決一死戰,誓死掩護中央縱隊勝利渡過湘江,突出敵人重圍。

  戰役打得異常激烈,戰士們已經兩天沒吃飯了。通信員提著僅有的一袋炒米給黃冕昌送來,黃冕昌想著戰士們都沒有吃,讓通信員給戰士們送去。指導員看到后,讓通信員又給黃冕昌送去,并堅持一定讓他吃點。一袋炒米就這樣來回了幾次,最后每人一口,吃完繼續戰斗。

  11月29日,經上級批準,黃冕昌趁著夜色掩護,帶領戰士們撤到山頂的最后一道防線,決心與敵人決一死戰,誓死完成阻擊敵人的任務。撤到山頂后,黃冕昌擬出了詳細的作戰方案,計劃以最小的損失阻擊人多勢眾、實力雄厚的敵人。戰斗中,黃冕昌的腿被流彈擊中,隨行人員想把他送回團部。黃冕昌卻說:“不,我不回去!你們不要管我,我留在這里能更好地指揮作戰。我們一定要把仗打贏,掩護中央縱隊安全渡江。”帶著受傷的腿,黃冕昌堅持留在前線親自指揮作戰。在他的指揮下,紅軍將敵人打得血肉橫飛,然而,黃冕昌卻不幸倒在血泊中,時年32歲。

易蕩平:戰死沙場是善終

  易蕩平 , 原名湯世積,1908年出生在湖南省瀏陽縣達滸鄉。1926年,從長沙楚怡中學畢業后回鄉任教。其間,積極推銷進步書刊,興辦平民夜校。同年冬,加入中國共產黨。

  1934年10月,擔任紅一軍團第二師五團政委的易蕩平所在部隊,因中央紅軍第五次反“圍剿”失敗,開始長征。連續突破國民黨軍三道封鎖線后,于11月25日到12月1日在桂北搶渡湘江。面對國民黨30萬大軍,中央紅軍憑借湘江構筑的第四道封鎖線,與數倍于己之敵展開殊死決戰。紅二師五團接到軍團部命令,在右翼防線距離全州縣城15公里的腳山鋪構筑防線,與耿飚的紅四團及其他兩個團一起負責阻擊任務。敵眾我寡,敵人憑借優勢,一次次地對腳山鋪發起進攻。紅五團防守的尖峰嶺陣地成了最為激烈的火線,面臨的是一場從未打過的惡戰:第一道工事被突破;第二道工事被突破;團長鐘學高犧牲,政委易蕩平身負重傷,腳被打穿了,紅五團被逼退到最后一道工事。

  “政委受傷了!”一個戰士喊道。此時,軍團部向紅五團下達了撤離陣地的命令,但看到撤退信號的紅五團,已經無法執行撤退命令,敵人再次沖上來時,警衛員急著要背易蕩平撤退,他拒絕了,并對警衛員說:“快去趕隊伍,不要管我,免得我們同落敵手。”

  警衛員不忍離開,正在猶豫間,易蕩平大聲地說道:“掩護任務已完成,我死得光榮!”在吟出“英雄忠報黨恩重,戰死沙場是善終”的豪言后,對準自己的腦部開了一槍,壯烈犧牲,時年26歲。

杜宗美:血灑湘江終不悔

  杜宗美,1899年出生,陜西興平縣雙山村人。 1927年先后入團、入黨。曾參加國民聯軍楊虎城部,任連指導員,領導該部國民黨軍獨立第十五旅第五連參加大冶兵變,加入中國工農紅軍第五軍第五縱隊,任第二支隊大隊黨代表。縱隊黨代表何長工稱贊他“很聰明,不但打仗勇敢、機智,還善于做思想工作”。后歷任支隊政委、師參謀長、團長,第五次反“圍剿”中,彭德懷稱贊他是紅軍中的“張飛”。

  長征開始后,杜宗美由第六師參謀長調任第四師參謀長。當時,光華鋪是興安縣界首鎮城東村委的一個小村莊,桂黃公路從村旁穿過,地勢比較開闊,一面臨江,在桂(林)全(州)公路旁邊,距界首只有幾里路,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能否守住光華鋪,關系著中央、中革軍委和后續部隊能否順利渡過湘江。光華鋪阻擊戰打了兩天兩夜,由于敵我雙方都沒有工事依托,在江邊來回“拉鋸”反復拼殺,打退桂軍的十多輪進攻和對渡口的偷襲。

  在十團團長沈述清犧牲后的緊急關頭,紅四師急令杜宗美代理團長,與政委楊勇一道指揮部隊堅決頂住敵人,確保渡口安全。杜宗美受命后,迅速布置反擊,再次將敵人驅逐到了光華鋪以南。

  12月1日凌晨,杜宗美向三營交代完任務,趕往二營陣地視察敵情時,接到師部轉來中革軍委命令:“一日戰斗,關系我野戰軍全部西進,勝利可開辟今后的發展前途,否則我野戰軍將被層層切斷。”命令要求“人人奮起作戰的最高勇氣,不顧一切犧牲”,保證我野戰軍全部突過封鎖線。這一天的戰斗最為激烈,國民黨軍全線進攻妄圖奪回渡口,紅軍指戰員不顧一切奮勇拼搏。在紅十團陣地上,硝煙彌漫,殺聲震天,從黎明打到黃昏,終于阻住敵軍的進攻,勝利完成了掩護任務,但杜宗美的血卻灑在了湘江西岸。

  沈述清和杜宗美接連犧牲后,部隊來不及將他們掩埋,就近將遺體放置在附近的煤窯里。戰斗結束后,當地村民將沈述清、杜宗美遺體以及較近的10多具紅軍遺體集中到一起,做了簡單掩埋。(興安縣湘江戰役紀念館供稿)

網站編輯:李姣夢
相關文章

歡迎廣大網友留言點評!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不代表本網立場和觀點。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

金巴黎彩票怎么样 今晚福彩十一选五奖号吉林省 1991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重庆时时彩5星直选复式 上海11选5体彩走势 游客在香港买彩票 那个是在pt电子平台里面的 快乐飞艇 新疆时时组三计划 飞幸运飞艇单双计划 1分pk拾精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