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巴黎彩票怎么样|广西彩票手机客户端

在微信上關注

當代廣西

蝶變——工業柳州生態修復紀實

2019-04-11 17:56:34

作者:廖獻紅

來源:當代廣西網

灰色,昨天退去,永久地退去。

出現在世人眼前的城市,是粉色的,是彩化的,是香氣的,是畫卷般的。航拍機的鏡頭從天上俯拍,將一個錦繡如畫,一個粉色的童話世界攝入鏡頭,在央視播,在朋友圈刷,向外界恣意炫耀。這些年,好像有一只上帝之手,將絢爛繽紛灑向了人間。

這人間,是柳州。

多年前,一個外人眼里的“傻、大、黑、粗”老工業基地,十雨九酸的酸雨之都,僅十幾年時間化蝶為宜居城市。從“酸雨之都”到“一灣碧水穿城過,十里青山半入城”的國家園林城市、國家森林城市,再到獲得“中國人居環境范例獎”。這期間的變化,柳州人經歷了怎樣的陣痛?又走過了怎樣的征途?

2006年10月28日,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來到柳州,稱贊柳州“山青水秀地干凈”,并把柳江河稱為“廣西最大的品牌”,全國找不出第二條。兩年半后的2009年4月20日,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實地調研后盛贊“柳州不輸桂林,柳江不遜漓江”。兩位國家領導人,對柳州人居環境和生態環境給予的最高褒獎,也給柳州明確的精神指向:要像愛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要不折不扣地走好“碧水藍天”的生態修復之路。工業柳州,在環境保衛戰中,可為全國提供什么樣的經驗?

一、工業之強

柳州,位于廣西壯族自治區中北部,因“三江四合,抱城如壺”的地形,被稱為“壺城”,又叫龍城。龍城的名字源于南朝梁。

在史籍中,我查到:柳州古為百越地,戰國屬楚,秦時為桂林郡轄地。公元111年,漢武帝元鼎6年,在此設立潭中縣,是為建城之始。西晉時為桂林郡治所。南北朝時設馬平郡。隋朝時曾改名桂林縣。唐朝時在此設昆州、南昆州。公元634年,貞觀八年,開始稱之為柳州。此后歷代多沿用柳州之名。1949年,新中國成立后設為柳州市,為廣西壯族自治區直轄市。柳州古稱八桂中心,積淀著豐厚的山水文化、史前文化、民族民間風情文化、奇石文化。

在柳州白蓮洞遺址和大龍潭遺址,出土的舊石器時代和新石器時代的文物中,人們發現了石器、骨角器和陶器,為柳州手工業悠久的歷史作了一個很好的注腳。

特殊的地理位置,造就了柳州在廣西的工業地位。水路可直達廣州、香港,公路西連云貴諸省,鐵路北與湘鄂贛互通,加上日漸發達的手工業,柳州很早就享有“桂中商埠”的美譽。商貿的興盛,樂于經商的傳統,敢闖敢干的民風,孕育了柳州甚至是廣西的工業文明。

明清時期,柳州已是廣西較大的城鎮,紡織業小有盛名。當時柳州生產的壯錦與蜀錦齊名。壯錦“多紫白二種,亦有諸色相間者。蠻女喜織之,文最繁縟,間出售城市,價最貴”。柳州尤以棺材制作聞名。諺稱“死在柳州”,意指柳州所產棺木用料上乘,制作精良,價格實惠。

民國時期,以李宗仁、白崇禧為代表的新桂系統一廣西后,把發展新式工業作為振興經濟、加強軍事實力的一大法寶。柳州一度被確定為廣西的工業中心,先后建起了廣西酒精廠、柳州機械廠等一批企業。1932年12月,經歷了多少個日日夜夜的艱辛探索,廣西機械廠(今柳州機械廠前身)成功仿制了兩臺木炭發動機,并用其中一臺組裝成一輛汽車,開到南寧供世人參觀。李宗仁高興地叫人拿來紙筆,揮毫書寫了“木炭車”三個大字貼在車上,興高采烈地與白崇禧一同乘坐,在市區巡游一圈又一圈。廣西生產出第一輛汽車了。

廣西沸騰了。柳州沸騰了。國內媒體迅速報道了這一消息,柳州在全國瞬間發出了奪目的光芒。

可以說,柳州機械廠是“廣西工業的搖籃”,見證了柳州托起廣西工業脊梁的歷史。柳州憑借在工業制造方面的優勢,在全國城市中聲名鵲起。20世紀80年代,“柳州制造”可謂風靡全國。各個企業品牌產品風靡一時:時風牌花布,都樂牌冰箱,雙馬牌電扇,雙力牌吊扇,芭蕉牌氧化鋅,金嗓子喉寶,兩面針牙膏,花紅藥業……都是柳州當年響當當的品牌,至今柳州人提起來仍記憶猶新,引以為豪。1984年,柳州開發的“漢龍”電子計算機,開創了廣西生產計算機的先河。

改革開放后,柳州基本建立了鋼鐵、機械、電力、化工、紡織、儀器儀表、電子通訊設備、通用機械、農業機械等產業。柳州一度成為華南地區僅次于廣州的第二大工業城市。工業成了柳州的脊梁,也讓柳州人引以為傲。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中行的,都可以看到“柳州制造”嫵媚的倩影。“神舟六號”完美的航天之旅,就有柳州長虹機械制造公司生產的航天配套產品的功勞;上汽通用五菱汽車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的微型汽車,在全國市場占有率躍居第一;西江造船廠生產的艦艇和船舶游弋海內外,名揚寰宇。

20世紀80年代,柳州人甩開膀子大干。800多家國有企業的產值可謂如日中天;800多個“柳州制造”品牌,如春筍般涌現。然而,隨著國內市場經濟的發展,柳州的工業也頗有大江東去浪淘盡之勢,一批本土應該發展壯大,市場前景看好的產品,比如以冰箱、冰柜、電扇為龍頭的家電行業以及紡織行業等,由于體制等種種原因,最終沒有形成支柱產業,反而走向了衰敗,有的甚至全軍覆沒。一棵樹在冬里落了葉,不管怎樣,第二年開春,它還會長出新的枝葉來。而一個企業的發展卻不盡然。不得不承認,這些利潤少的“汗水”工業,在高消耗高排放、低產出的粗放型經濟增長方式下,受到了資源和環境的瓶頸制約,可持續發展面臨著嚴重挑戰。

柳州,這位工業巨人開始沉思,突圍的路徑在哪兒?

二、酸雨之殤

柳州產品叫響全國的同時,柳州的街道看上去是灰色的,充滿滄桑感的。大地是灰色的,落日是灰色的,樓宇更是灰色的。柳州不僅不美,工業帶來豐厚產值的同時,也犧牲了環境資源,隨之帶來的是極度嚴重的污染和生態破壞。

曾經,貴如油的春雨,成了傷心的淚。

曾經,可以洗塵的雨水,卻讓戶外的鐵軌、鐵橋、鍋爐、自行車、鐵皮雨棚銹跡斑斑。

多年后的2018年春天,和我一起漫步柳州濱江公園賞花的堂哥廖望聲說,他在青年時代調來柳州工作,目睹了它的變化、猶豫和堅定不移。堂哥回憶:那是1995年4月的谷雨時節,他因工作調動,全家從廣西鹿寨縣政府大院搬到柳州地委大院居住。一同搬遷的還有他多年培養的一批花木盆景,其中一組造型各異的羅漢松盆景最讓堂哥得意——曾有人出價10萬元,他也沒舍得賣。

但谷雨的一場雨過后,這盆綠色生命枯萎了。

下完雨后沒幾天,羅漢松的葉子就開始變黃。開始堂哥還以為是水澆得多了,過幾天就會變好,誰知道它慢慢枝枯葉落,死了。直到他請教了一個園林專家朋友才明白,嚴重的酸雨讓柳州根本無法種養羅漢松,還有很多其他植物。

那年,與堂哥一樣深受其害的,還有表姐,還有許許多多種菜為生的菜農。表姐婚嫁柳州市區毗鄰的原屬鹿寨縣雒容鎮農村。家臨近集鎮,每年踩著四季的節拍種植時令果蔬,遇到年景好,一年下來兩三萬收入不在話下。可是,那年,第二個孩子出生那年,不知怎么的,即將上市的大白菜、萵筍、蘿卜,在青蛙歡叫的第二天,在一場春雨下過后,4畝多的蔬菜在兩三天之內全部腐敗在田里。表姐夫婦倆滿腦子的問題都是:孩子奶粉錢在哪里?開春買化肥買谷種的錢又在哪里?表姐電話向我描述了菜地里的情景,語氣焦慮。我分明感受得到電話那頭的心力交瘁。末了,她說,你姐夫一直責怪我不挖水溝田壟排水,造成菜被淹死……為此夫婦倆還大吵了一架。

除向我傾訴之外,滿腹委屈的表姐還打電話給她的發小訴苦。她的發小婚嫁鹿寨縣原城關鄉的二興村,原來她家種的每天都可采摘上市的荷蘭豆,也在這一場春雨之后,全部枯敗。方圓近百公里的鄉村,所有作物也都在大雨過后兩天,葉子開始變黃,直至腐敗在地里。后來,菜農們才知道,受災害的,不僅僅是他們家種的菜。這場春雨,使這片土地受災很嚴重。那些年,柳州市郊所種下的葉菜、葡萄,只要一下雨,葉子就會爛。于是,坊間流傳這樣的順口溜:“濃煙滾滾來,十雨有九酸。疾病往上竄,果菜全白栽。”

下的是毒雨?對,是有毒的酸雨!

表姐問,什么是酸雨?許許多多的市民和農民朋友也都在追問,酸雨又是怎樣形成的?這些痛心疾首的追問,往往是在一場雨過后更為強烈。然而,一路高歌猛進的煙囪,衡量經濟發展的GDP,很快淹沒了所有的追問。

20世紀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柳州是廣西最大的工業基地和全國主要的工業城市之一。遍布柳州城區的工廠,是酸雨制造的罪魁禍首。改革開放初期,由于歷史原因,柳州大批工廠坐落市區,混雜在居民區中。工廠依江而建,市區煙囪林立,常年濃煙滾滾。“工廠在城中,城在工廠中”,是柳州市區的真實寫照。這些企業又在城市的主導風向軸線上,加上柳州本身是一個盆地,常年靜風頻率高,位于城市北部上風處的幾家大型重化企業,大量排放的二氧化硫廢氣難以散去,成了城市雨“酸”的主要原因。化工、冶煉、造紙、食品等生產企業,長期超標排放廢氣、廢水、廢渣,嚴重污染周邊環境。 

酸雨的形成,源于空氣中二氧化硫的含量超高,而燃燒劣質煤會釋放出大量的二氧化硫。那時的柳州市區,幾乎家家戶戶都燒煤,深受其害的市民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也是酸雨的制造者。

今年72歲的陳伯,原是柳州環保部門干部,退休賦閑后,每天都到柳江邊散步。陳伯說起當年的酸雨,說起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臉上似乎仍然殘留著洗了多年仍未洗凈的愁苦。他回憶說,他是當年最先發現柳州酸雨的。那年好像是1983年秋天,他剛調到柳州市環保局工作,久旱無雨,一場春雨過后,他發現市郊很多作物在不知不覺中枯死了。他學過的生物環境專業知識告訴他,這是一場腐蝕性很強的酸雨。他說,此后酸雨便成了柳州的“常客”,并向毗鄰的周邊縣鹿寨、柳江蔓延。他家里相冊有一張老照片,一望無際的芥菜、蘿卜,原本綠油油的葉子全部枯萎。旁邊的魚塘更是一片慘狀,魚肚翻白浮在水面,白花花的一片。陳伯出生在農村,兄弟姐妹都在農村土里刨食,看到這些,他痛心無比。局里檔案室存放的一份監測數據材料顯示,從1985年到1995年,柳州市區酸雨頻率最高曾達98.5%,被列為全國四大酸雨城市之一。

柳州曾經創造過西南經濟奇跡,工業總產值位居全國5個自治區47個城市之首。柳州市電扇廠、兩面針牙膏廠等國企被譽為“八大金剛”,還有107米的工貿大廈傲視西南。然而,柳州卻因生態惡化,付出了沉重的環境代價。上年歲的柳州人不會忘記,那些年,柳州市區的建筑幽暗如暮色,仿佛亞熱帶叢林中的廢墟。吐著“黑龍”“黃龍”的煙囪鱗次櫛比。樹上的葉子全是黑的,積著厚厚的粉塵。人一旦被酸雨淋了,頭皮就會發癢,皮膚就會起疹子。新買的自行車停放在外面,不出三個月,便銹跡斑斑。柳州下的雨水最酸的時候,PH值低于4,已經接近食醋的酸值。市區周邊許多山峰變成“白頭山”,市民呼吸道疾病發病率逐年上升。當時,民間有一句順口溜:“雨水下來似醋酸,柳州處處白頭山。”

在柳州市檔案局,有一張1996年6月5日的《柳州日報》,一名叫陳達源的讀者來信映入眼簾,這則標題為《酸雨過后瓜果落地,治理酸雨刻不容緩》的公開信,幾乎是血淚控訴:

柳州市工業廢氣排放嚴重污染空氣,酸雨現象甚為普遍。僅五月底一場酸雨,市郊農作物受了不同程度的危害。柳北郊外白露、長塘鄉屯的瓜地菜地被酸雨襲擊后嚴重枯萎;市紅星園藝場職工種的數十萬株西瓜、蜜香瓜,葉子變黃,藤蔓枯干。尚未成熟的瓜果紛紛脫柄,就連蔬菜基地的辣椒、西紅柿、四季豆也全枯死了。酸雨使瓜菜豐收希望成了泡影,他們多么盼望當作為民辦好事辦實事來抓……

獵人期盼有把好槍,賽馬手期盼有匹良駒,而柳州農民期盼的是早日遠離酸雨。“菜籃子”毀了,農民損失慘重,全市蔬菜價格也因此攀升,曾經創下普通蔬菜比豬肉還貴的記錄。

那些年,酸雨還造成了大量民用設施腐蝕。新中國成立前建成的柳江鐵路大橋在20世紀80年代以前,每隔四五年才進行一次防銹處理,而到了80年代中期,每年都要進行徹底的防銹處理。企業每年都要花費巨資投放到露天設備的保養上。據官方估算,20世紀80、90年代,酸雨給柳州造成的損失每年高達60億元。

然而,水落石出,總有一些人成為事后的沉思者,并想方設法努力改變。經歷了慘痛教訓后的柳州當家人開始反思:再也不能以犧牲綠水青山和百姓健康,來換取所謂的財富和GDP增長了。

既要金山銀山,又要綠水青山。如何才能破解這一世紀難題?柳州執政者在思索,人民群眾在期盼。從粗放型經濟,轉向“綠水青山”生態經濟發展之路,這是一個多么痛苦的過程啊!這需要激情,更需要壯士斷腕之氣概。

三、治理之路

壯士斷腕之氣概,體現在柳州執政者掀起的一場又一場“環保風暴”上;體現在生態重建的力度上;體現在堅定不移地對市區的企業排兵布陣的智慧和力量上:搬遷一批、改造一批、關停一批、整治一批。一場曠日持久的“環境保衛戰”在世紀之交轟轟烈烈地拉開了序幕。在人類的發展史上,總有一些看似不起眼的小浪花,卻在醞釀著一場場波瀾壯闊的大潮,成為一個時代的里程碑。

 在全國上上下下早已習慣把GDP作為判定一個地方官的政績標準時,還是有人愿意冒著“不求發展”之罪名,去呵護身邊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讓青山變綠,讓江河變清。如果把這理解為人與自然的一場特殊對話或談判,那就要付出足夠的耐心和智慧。在熊掌和魚不可兼得的時候,柳州的執政者們知道該放棄什么,該選擇什么。著名作家余秋雨在寫那本著名的散文集《文化苦旅》時,尋訪到柳州,他在《柳侯祠》中寫道:柳州的開放和崛起,得益于柳宗元和其他南下貶官,是他們從根子上孕育著柳州人開通、思變。

是的,柳宗元成了一個獨特的文化形象,使柳州一屆又一屆的官員或多或少地強化了文人意識,詢問自己存在的意義:我是誰?為了誰?依靠誰?這一哲學命題時刻提醒著他們。

“我們發展經濟不是為了一堆漂亮的經濟指標,而是為了百姓生活得更好。不僅荷包脹起來,還要能享受到好的空氣,好的水和好的環境。”新世紀之初,柳州執政者痛定思痛地向黨代表、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鄭重承諾,調整工業布局,企業退城進郊、實施“碧水藍天”工程勢在必行!

現年59歲的產業工人甘師傅,在“關停一批”整治行動中下了崗。

甘師傅,1960年生人,出身工人家庭。初中畢業后,頂父親的班,一直在柳州市白蓮淀粉廠工作,從最基礎的工種做起,一直干到車間主任。他滿以為,他可以在這個廠子干到退休。然而,這個與他朝夕相處了28年的工廠,在2008年停產了。這是他做夢也沒有想到的。這天是2008年10月23日,柳州市政府正式宣布,關停這家有著45年歷史的老廠。關閉的原因是這個廠排放的廢水廢氣不符合環保要求,而工廠又沒有能力技改,更沒有能力對環保作更多的投入。與甘師傅一樣失去工作的,還有廠里一百多名職工。甘師傅回憶說,那天陽光很好,可他的世界卻是“晴天霹靂”。他用“晴天霹靂”這樣的詞來形容接到廠子被關停的消息。他在心里甚至罵道:我都下崗了,老天爺怎么還可以有這樣燦爛的陽光?連續幾天,他坐在門衛室里百無聊賴,看著空蕩蕩的工廠,心里一片茫然。終于,他忍不住了,大哭了一場后落魄地回家。就算工廠效益再差,每個月也還有六七百元的固定收入。這一關閉,上哪兒找工作去?像他這個年紀,一沒技術,二沒專長,哪里還能再就業?哭過之后,甘師傅與他處境一樣的老職工一起,接受市政府的安置,到保安公司報到,隨后他分到一家事業單位做了保安,一直做到今天。

白蓮淀粉廠建于1964年,是一家生產食用淀粉和酒精的改制企業,距離柳州機場和柳州高速路口僅300米。多年來,廠子排放刺鼻氣體的問題,一直受到社會各界的眾多責難。在市政府制定的搬遷一批、改造一批、關停一批、整治一批“四個一批”的鐵腕整治下,白蓮淀粉廠不得不退出歷史的舞臺。

我認識甘師傅,是在十年之后的2018年4月5日。經友人牽線,我采訪到身著保安服的甘師傅。在柳候公園的紫荊花下,他打開了話匣子。當年下崗的愁云慘霧早已煙消云散。下崗后的這十年,他除了做保安,還到別處兼職打零工,堅持繳納社會養老保險。還有兩年,他便可以領取養老金了。

與甘師傅交談,他給我的感覺是達觀。除了達觀之外,甘師傅與許多產業工人一樣,還有一股韌勁。十年前下崗,短暫的消沉后,他還是坦然面對了。他說,不管生活如何艱難,看準了目標,就會堅忍不拔地堅持下去。是的,達觀是柔,韌勁是剛,剛柔相濟,柳州人才活得如此灑脫,如此滋潤。他還告訴我,這其實是“小家”和“大家”的問題。無數柳州市民至今仍記憶猶新,比白蓮淀粉廠還要早兩年關停的是一家老牌企業——柳州市鋅品廠。2006年6月20日,鋅品廠正式停產關閉。得知消息后,許多居住在廠區周圍的市民燃放鞭炮、歡呼雀躍。“那時還真有點揮淚斬馬謖的味道!”喜歡看書的甘師傅這樣形容鋅品廠的關停。他沒有想到的是,兩年后,自己所在的工廠也逃不過相同的命運。

說起柳州鋅品廠這家巨無霸國企,不僅在柳州家喻戶曉,甚至在全世界都很有名。這個廠的氧化鋅、立德粉生產能力曾分別位居亞洲第一和中國第二。

相關資料顯示,柳鋅產生的污染,一是硫酸廠的洗滌污水、電解鋅鋇窯的廢水排放;二是立德粉生產過程中產生的粉塵;三是沸騰爐、鋇窯等煙氣。當年,在柳江邊,柳鋅所倒的廢渣就有幾萬噸之多。不僅柳鋅公司的廢水直排柳江,沿江的其他企業大量工業污水、生活污水都直排柳江。在市區不到九公里的河段上,就分布有三十多條排污溝渠。沿河兩岸灘涂裸露泛白,在一些河段,浩蕩的柳江幾乎瘦成了一條溪流,纖弱地擔當著柳宗元“江流曲似九回腸”的名聲。

柳鋅公司老廠區對柳州市區的污染年歲已久,搬遷計劃近十年未能實施,原計劃搬遷至鹿寨縣境內最終也沒有達成。從2000年開始,柳州市環保局根據市民的投訴、環保監測數據,向市委、市政府反映了柳鋅公司污染的情況。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也曾多次提出,要盡快停止柳鋅集團老廠區生產的議案和提案。最終,2006年6月20日,柳州市鋅品廠退出歷史的舞臺。

2007年的全市經濟工作會上,柳州市的執政者堅定地說:“建設環境友好型社會,必然要關停一大批污染企業,喪失一定的經濟利益,但還是要投資搞好環保。對地方政府來說,肯定要經歷一段時間的陣痛。好的水、好的空氣、好的環境,這些都是公眾得益的地方。一些企業在節能減排時要做調整,這種陣痛是難免的,但從長遠來看,這些完全值得。”

這陣痛,很痛。對于柳州的企業家來說,起初是切膚之痛。柳州鋼鐵集團公司、柳州化工集團公司、柳州發電有限責任公司,這三家大企業,他們既是納稅的排頭兵,也并稱為柳州三大污染戶。他們一邊在貢獻豐厚的稅賦,一邊在環保方面備受市民詬病。從2001年開始,他們在市政府提出的“改造一批”中,不得不忍痛籌集巨資,對落后的設備進行改造,在環保上投入重金。

當歲月撕光了十來本日歷時,柳州市的環境保衛戰也取得了一個又一個的勝利。柳州市政府提出,空氣質量只能更好,不能變差。以戰役的行動要求,讓環境空氣質量持續改善,對涉氣的柳鋼、柳化等企業進行不定期的突擊夜查。

2018年4月7日,自稱老柳州的甘師傅提出,要帶我去幾個工廠的舊址走走看看。我們一起漫步在柳江河堤,他指著對面一排錯落有致的樓房,璀璨的景觀燈倒映在柳江河面。他說,那一帶就是原來的鋅品廠舊址。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工廠的遺跡一點也不存在,已然成了沿江靚麗的風景線。甘師傅還說,原柳州市塑料二廠停產后,改造成如今的文廟景區;柳州市第三棉紡織廠,現已變身為工業博物館了……

這些都是鐵腕整治的結果。“十二五”期間,柳州一批企業依靠新產品開發成功實現了轉產轉型。全市累計關停35家污染企業。

控制酸雨污染源頭,柳州市委、市政府可謂殫精竭慮。隨后逐步建立并實施的二氧化硫總量控制制度,發放二氧化硫排放許可證制度,逐步淘汰了沸騰爐,改變了燃料結構。市中心區停用一切用煤的工業和生活鍋爐,一律采用清潔工藝和燃料。市區空氣二氧化硫、二氧化氮年均值穩定達到國家二級標準。此外,柳州率先在廣西進行PM2.5空氣質量檢測,通過科學的治理,天空時常出現“柳州藍”。柳州市酸雨污染治理,終于取得了歷史性的勝利。

2006年11月,一場秋雨帶來了真正的寒意,但并不等于秋雨真的冷酷。負責監測空氣質量的柳州市環保局技術員驚喜地發現,這場秋雨降水PH值為最小值。那一年降雨均值和酸雨出現頻率分別達到有史以來的最大值和最小值。二氧化硫空氣環境質量首次達到國家三級標準。市區空氣質量不斷改善,2007年優良天數達350多天,創二十年來最好水平。柳州二十年的努力終于有了回報。捧回來的金燦燦的“國家低碳試點城市”“國家循環經濟示范城市”牌匾便是最好的肯定。

作為廣西最重要的工業城市,柳州從“酸雨之都”到工業與山水并美的蝶變,生動的實踐證明:工業發展與生態建設可以良性互動,工業文明也可以與生態文明相互促進,實現工業發展與環境保護雙贏。

蝶變,發生在“加減”之中。加,是綠色覆蓋、提質增效。減,是節能減排、綠色低碳。

四、畫卷之美

看,多像一幅油畫。一對來自比利時的情侶在柳州街頭,在紫荊花下歡呼。

自然界最浪漫的粉色與“柳州藍”交相輝映,蔚為大觀。柳州之春是最悅人眼目的季節。春風春雨是柳州美的使者,使者先把它的美交給了種植在市區的26萬株洋紫荊。粉色的洋紫荊早已開滿了一樹,樹葉還沒來得及長出來。

成功治理酸雨之后,柳州加快對城市的綠化和美化。2012年,柳州市委、市政府在城市建設方面首次提出“要把柳州市打造成一個像新加坡那樣的鳥語花香的花園城市”二十六個字目標。

早在2010年柳州已經獲得了“全國園林城市”稱號,然而,那時的柳州,一眼望去只有“綠”沒有花。花園城市,或許是四季應該有五顏六色的鮮花點綴。

從2012年到2015年,柳州市園林局用了三年時間,完成了柳州“花園城市”1.0版本的建設。接下來三年時間,市民們發現,柳州的景觀變化日新月異,往大街上一看,往公園里一逛,一點不輸新加坡那樣的國際“花園城市”。六年來,柳州的園林人是城市綠化的建設者,也是城市美化的見證者。他們始終堅持不懈為城市園林進行綠化,既改善了柳州的人居環境,提高了柳州人民的生活品質,也保護了生物的多樣性,保障了城市生態安全。

采訪中,柳州市園林局一個小年輕告訴我,那年他讀高中,老師布置作文,寫柳州一景。恰好是四月初,他每天上下學路上的洋紫荊第一年開花了,很自然地來一句“粉花綠葉相間”,感覺良好,多少有點詩意。年過半百的語文老師一看卻不答應,一邊怒道:“豈有此理,豈有此理?”一邊將其領到一棵紫荊樹下,“看看!仔細看看!”花期正濃,葉子還沒長出,只見粉色兀自綻放,惹得他好一陣臉紅。也因為這個小插曲,讓他在高考選填志愿時報考了園林專業,畢業后又如愿進了園林局工作,參與了柳州市區的綠植設計。

而26萬株洋紫荊,只是城市花化、彩化、香化的一部分,柳州在三年間累計種植60多個品種植物,達560多萬株,初顯“全市綠樹成蔭、常年景觀豐富、四季花開不斷”的生態花園城市效果。春季的桃花、玉蘭、洋紫荊、木棉,夏天的黃槐、小花紫薇、藍花楹,秋天的美麗異木棉、八月桂、三角梅,冬季的紅花羊蹄甲、一品紅……市區一年四季鮮花不斷、鳥語花香。今天的柳州,被稱之為燦爛文明之城。

“花園城市”的蛻變,離不開柳州市委、市政府的戰略眼光和戰略定力——

二○一五年:打造現代生態都市,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讓柳州青山常在,綠水常流,現代文明與生態文明交相輝映……

二○一六年:打造綠色生態優美環境。實施“花園城市”2.0版建設,啟動規劃建綠、管理強綠、文化彰綠、科技興綠、依法治綠、品牌升綠六大綠色工程,創建國家級生態園林城市……

二○一七年:建設綠色低碳的生態市,推進花園城市2.0版建設,建設洋紫荊主題公園……

二○一八年:牢固樹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深入推進“花園城市”2.0版建設,打造“紫荊花城”“春花秋水”品牌,確保順利通過國家園林城市復核驗收。

工業是柳州的靈魂,是柳州的過去、現在和將來。正因為,柳州的執政者屆屆接力,一張藍圖繪到底,才把柳州建設成一個像新加坡那樣的鳥語花香的花園城市。負重致遠,是柳州人的脊梁。柳州人一路走來為自己感動,也讓外人肅然起敬。“國家園林城市”“中國人居環境范例獎”“國家森林城市”“中國十大美麗城市”“中國特色休閑城市”, 一連串榮譽從藍圖中走到現實,走到市民的福利當中,也是對這座工業城市環境嬗變的充分肯定。

穿梭在紫荊花下,是容不得哪怕一絲愁緒的,即便它已生成,也會很快散去。你看,人們在日常生活中,身心俱疲,臉是繃著的、木著的、苦著的、偽裝著的,一旦來到紫荊花下、毛杜鵑前,一經沐浴了柳江的朝陽和晨霧,全都像花兒一樣綻放了。樹下,一撥撥攝影發燒友正選角度測光圈,他們面對著如此美妙的粉色世界滿心喜悅。

柳州不僅有絢爛的“春花”,還有美麗的“秋水”。這是柳州一邊做好“花”文章,又一邊做好“水”文章的完美呈現。

都說,認識一個人最好了解他的童年。那么,認識一條江,也最好能了解它的源頭。柳江,珠江水系西江干流第二大支流,是黔、桂水上交通要道。柳江干流發源于貴州省獨山縣堯梭鄉里臘村九十九個潭,流經黔東南及桂北,在廣西象州縣石龍鎮三江口左岸注入西江,干流全長773公里。這是一條水量充沛的大河。柳州是中、下游的分界。柳江干流在傳統上分三段,上游在貴州省境稱都柳江,入廣西境稱融江、柳江。多少年來,這條大河都是按照地球自轉法則,崢嶸著向下游流去,在青山綠水之間洋洋灑酒。

2002年,柳州市委、市政府向市民宣布全面打響了建設“百里柳江、百里畫廊”“綠滿城市”“花園城市”等全民參與的綜合治理攻堅戰,啟動了“百里柳江”市區河段綜合治理項目。十多年來,已累計投入資金80多億元,涉及沿江兩岸55公里的河道整治、污水處理、危舊房拆遷、市政設施完善和園林景觀建設。

經過治理后的柳江,猶如一條光滑圣潔的綢帶躍入眼簾,從上游融江順流而下,沿河兩岸或是嶙峋奇石,或是青山環立,或是翠竹相擁,一個個奇妙獨特的景點接踵而至,應接不暇。蜿蜒曲折的柳江在柳州城區穿行環繞,好比侗族少年頭上纏繞的綢帶,緊緊守護著城市的核心部位,又恰似一條碧綠的玉帶纏繞龍城,將柳州城北部半島繞成壺形。穿城而過長達108公里的柳江河“進城清出城也清”。這樣的柳江,才是偉大而親切的母親河。

子曰:智者樂水,仁者樂山。水為萬物之源,靈性之軀,美之化身,水可凈化世界,柔化人心。2008年10月11日,F1摩托艇世界錦標賽在柳州拉開戰幕,這個與奧運會、世界杯足球賽、F1賽車世界錦標賽齊名的體育賽事,為柳州帶來了大量賓客,幾乎所有之前未曾到過柳州的人都發出“碧水藍天”的感嘆。柳州“老市長”——唐宋八大家柳宗元筆下“江流曲似九回腸”的柳江,而今成為我國南方重要的水上運動基地。曾被貼上“酸雨之都”標簽的柳州,正以“水上運動娛樂之都”的形象,被越來越多的外地人重新認知并迅速蜚聲海外。

身邊騎著自行車的兩三少年呼嘯而過。看著他們那黝黑瘦勁的腿、繃緊的弓一般的脊背,令我想起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這樣的一句話:“你可以錯過全世界的美景,卻不能錯過柳州的幸福騎行。”如果以為這僅僅是柳州人“自高自大”的夸贊,那就大錯特錯了。這條長達30公里的環江濱水大道,是騎行專用道,猶如碧水藍天下的紅色飄帶,串起回龍壁、望月亭、環江村龍眼古樹群落、風雨橋等多個景觀節點。每次到這親水平臺,我都會有不同感受。前面迎來一對中年夫妻,帶著兩個孩子一起騎行。中年男子非常友善,在閑聊中,我知道,他們一家是柳江邊上的常客,每個周末都會安排半天,來柳江邊騎自行車。而兩個孩子早就適應了這樣的生活,對自然山水已經產生一種親切的依戀。我驚異于這一家子的不簡單,活在紅塵討生計,玩在水邊享清福,那種無憂無慮的幸福感,彌漫在山水之中和我的心里。

美,是人類的共同意識,可以征服世界。柳州發展的根本點,落在與它相配的“綠水青山”四個字上,是在“既要金山銀山,也要綠水青山”的理念指引下,這美,也就煥發出勃勃的生產力。行文至此,我已得知柳州的“綠水青山”之路,可不是那么容易走過來的。這歷程,在我的筆觸尚未抵達的細節中,想必是經歷了風風雨雨和不斷認識的曲折過程。這過程,也是一個偉大而全新時代的開始。

五、詩意之州

看這現代之城,又像原始之城,依然像她剛被創造出來之際。在入城的西江路旁的金雞嶺上,一座高達30米的巨型花崗巖柳宗元雕像高高聳立。我每次行車途經此地,總是遠遠地凝望柳候,由遠而近。仿佛看到他在陳舊的時光里跋涉,漫長、艱辛而深邃。公元815年夏天,柳宗元趕了長路來到這里。他雖然是被貶放至此,但他仍是這個城的實權者。每天,這位“老市長”,神情肅穆,身姿堅定,背手眺望著這塊曾經主政過的土地,接受后人的瞻仰。他曾寫下的詩詞《登柳州城樓寄漳汀封連四州》,描述了他剛到柳州時的所見:

城上高樓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

驚風亂飐芙蓉水,密雨斜侵薜荔墻。

嶺樹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腸。

共來百越文身地,猶自音書滯一鄉。

讀此詩,其意也只有柳州人體會得到。唐宋八大家柳宗元在詩中描寫的柳州,與當下的柳州似乎并未隔世,似乎柳宗元才擱筆離開不久。他筆下的柳州大體上還保存著,不僅是城池、山峰,最重要的是,詩中的那個世界,雖然細節已然改變了許多,但文質彬彬的氛圍依然可以感受得到。尤其是“嶺樹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腸”。柳江依舊彎彎流淌,波光粼粼地映照藍天白云。柳江水依然清冽。我在遙想,當年的柳侯在掩卷沉思時,接過隨從沏好的茶,烹茶之水應當也取自柳江吧。文化就有這樣神奇的力量,文化可以改變命運及風物。憑借柳宗元書寫柳州的一首首詩詞,柳州,成為神州大地上聲名遠播的一座歷史文化名城,一處中華民族源遠流長的文化遺產。

流年似水,千年時光在柳江流逝。它幾經風雨,幾經興廢,歷經世間滄桑,見證變幻風云。一路走來,柳州人知道,般若(智慧之意)在哪里?只要選準了一個方向,然后一條道路走下去,并且勇氣百倍地走下去,就能抵達想去的“遠方”。千百年來,柳宗元這位歷史上偉大的文學家,他沉淀下來的思想總能與一撥又一撥的智慧之人,在合適的時間、合適的地點一次又一次的相遇,從而締造了一段又一段奇跡。如今的柳州,終于在時光中呈現出鳳凰涅槃、浴火重生的大美來。

美,對人而言,自然是賞心悅目的。

你瞧,柳州的三四月,像一個急急趕路見情郎的柳州姑娘,穿著刺繡的花衣,戴著閃亮的首飾,打著一把花雨傘,邊走邊哼唱著《八桂大歌》。足跡踏過的山巒,山巒一片春色。花傘遮過的綠植,綠植一片錦繡。歌聲飄過的柳江,柳江一片清明。春天了,柳州的一切是新嶄嶄的,脫胎換骨的。其實啊,如今的柳州季節并不明顯,一年四季都是嶄新的。山是嶄新的青,水是嶄新的碧,樹是嶄新的綠,花是嶄新的艷,天是嶄新的藍,陽光是嶄新的金黃。漫步街頭,行車路中,那粉紅的、紅色的、紫色的一簇簇花朵仿佛將你拖入畫中。

也只有柳州人對這樣的美感慨萬千,也只有柳州人對曾經的切膚之痛感同深受。這樣的美,各方為此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千年的柳州行至今天,工業仍在飛速發展,但“工業氣息”似乎越來越淡。一個以工業為主,每年生產汽車突破兩百三十萬輛的城市,并不是硬邦邦的、黑乎乎的、油膩膩的,她依然是一個文質彬彬的城市。沿著柳江河堤行走,所見所聞,與水一樣源源不斷的是詩和詩一樣的文化。柳州的文化無疑是自信的。這座擁有兩千兩百多年的歷史文化名城,無需用現代話語來解構。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一方人珍愛一方的文化。在柳州,有這樣一撥文人墨客,他們更熱衷的是描述柳州,書寫柳州。

2018年3月末,正是紫荊花爭春怒放的時候,我應邀參加了一次由柳州官方組織的詩歌雅集。活動安排在市郊一個公園內。在公園里漫步,有了親近春天,親近花朵的機會。詩人們觸景生情,即興創作了一首首詩歌吟誦:

《看見更好的自己》——看見花/ 看見更好的自己/一城紫荊開/眾人為花狂/大家都在賞花/你看到了什么呢/有人身著盛裝/拍攝花間倩影/有人用粉紅花瓣  與心愛的人牽手“畫心”/有人帶著蹣跚學步的孩子/在花樹留下成長的印記/一花一世界 ……

《打馬奔向你的城池》——我還是想挽一襲春色/打馬奔向你的城池/只為告訴你/看/春意正濃/我送你的香滿人間/可好么……

晚春初夏的夕陽收斂了刺眼的光芒,太陽落幕前的儀式隆重而溫情,余暉照耀著柳侯塑像,反射出閃閃金光,顯得分外莊嚴瑰麗。

我想,柳州今天的金山銀山,綠水青山,已然在春花秋水中抵達。

(作者簡介:廖獻紅,女,壯族,廣西柳州市鹿寨人。廣西作家協會會員,柳州市第二屆簽約作家,有報告文學、散文刊發于《中國紀檢監察》《黨風廉政教材》《廣西文學》《散文選刊·下半月》《三月三》等。現供職于廣西柳州市鹿寨縣文化體育廣電和旅游局)

網站編輯:杜寧
相關文章

歡迎廣大網友留言點評!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不代表本網立場和觀點。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

金巴黎彩票怎么样 全盛棋牌6元app不洗牌 民间时时彩龙虎技巧 可靠时时彩计划软件 天津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pk10怎么看走势图 查看四平特一肖 七星彩两定包码方法 白菜彩金论坛网 电子游戏怎么玩才能赢 河南体彩481走势图